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吟方泽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孟子 言不多辩   

2008-03-18 08:34:06|  分类: 先秦散文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原文】 

楚王谓田鸠曰:“墨子者,显学也。其身体则可,其言多而不辩,何也?”曰:“昔秦伯嫁其女于晋公子,令晋为之饰装,从衣文之媵七十人。至晋,晋人爱其妾而贱公女。此可谓善嫁妾,而未可谓善嫁女也。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,为木兰之柜,薰桂椒之椟,缀以珠玉,饰以玫瑰,辑以翡翠。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。此可谓善卖椟矣,未可谓善鬻珠也。今世之谈也,皆道辩说文辞之言,人主览其文而忘有用。墨子之说,传先王之道,论圣人之言,以宣告人。若辩其辞,则恐人怀其文忘其直,以文害用也。此与楚人鬻珠、秦伯嫁女同类,故其言多不辩。” 

【译文】 

楚王对田鸠说:“墨子,是声名显赫的学者。他亲身实践还可以,他讲的话很多,但不动听,这是为什么呢?”田鸠回答说:“从前秦伯把他的女儿嫁给晋国的公子,叫晋国给她准备好首饰服装,跟着陪嫁去的穿着华丽衣服的婢女有七八十人。来到晋国,晋国人喜欢陪嫁的婢女,而看不起秦伯的女儿。这可以叫做善于嫁婢女,而不能说善于嫁女儿。出国人中有一个在郑国卖珍珠的,做了一个木兰的匣子,这匣子用肉桂花椒熏过,用珠子和宝玉点缀着,用红色的美玉装饰着,用绿色的翡翠环绕着。郑国人买了他的匣子而还给他珍珠。这可以说是善于卖匣子,不能说是善于卖珍珠啊。现在社会上的言论,都说一些巧辩华丽的话,君主只看重那些华美的言辞,却忘了它们是否有用。墨子的学说,传扬先王的道理,论述圣人的话,来宣传众人;如果修饰他的言辞,就怕人们流连于它的文采,忘了它的价值,为了言辞而损害了实用。这和那个楚国人卖珍珠,秦伯嫁女儿完全一样,所以墨子的言论大多不好听。”

公孙丑①问曰:“夫子当路②于齐,管仲、晏子之功,可复许③ 乎?” 

  盂子曰:“子诚齐人也,知管仲、晏子而已矣。或问乎曾西(4) 曰:‘吾子⑤与于路孰贤?’曾西蹵(6)然曰:‘吾先子(7)之所畏也。’曰: ‘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?’曾西艴然(8)不悦,曰:‘尔何曾(9)比予其管 仲!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,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,功烈如彼其单 也,尔何曾比予于是?’”曰:“管仲,曾西之所不为也,而子为(10) 我愿之乎?” 

  曰:“管仲以其君霸,晏子以其君显。管仲、晏子犹不足为与?” 

  曰:“以齐王,由(11)反手也。” 

  曰:“若是,则弟子之惑滋甚。且以文王之德,百年而后崩(12), 犹未洽于天下;武王、周公(13)继之,然后大行。今言王若易然,则 文王不足法与?” 

  曰:“文王何可当也!由汤至于武丁,贤圣之君六七作(14),天 下归殷久矣,久则难变也。武丁朝诸候,有天下,犹运之掌也。纣 之去武丁未久也,其故家遗俗,流风善风善政,犹有存者;又有微子、 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鬲--皆贤人也--相与(15)辅相(16)之,故 久而后失之也。尺地,莫非其有也;一民,莫非其臣也;然而文 王犹方百里起,是以难也。齐人有言曰:‘虽有智慧,不如乘势; 虽有鎡基,不如待时(17)’。,今时则易然也:夏后、殷、周之盛,地 未有过千里者也,而齐有其也矣;鸡鸣狗吠相闻,而达乎四境,而 齐有其民矣。地不改辟矣,民不改聚矣,行仁政而王,莫之能御 也。且王者之不作,未有疏于此时者也;民这憔悴于虐政,未有 甚于此时者也。饥者易为食,渴者易为饮。孔子曰:‘德之流行, 速于置邮(18)而传命。’当今之时,万乘之国行仁政,民之悦之,犹 解倒悬也。故事半古之人,功必倍之,惟此时为然。”  (充满自信,积极乐观,气势恢宏。)   ——《公孙丑上》

     【注释】    

  ①公孙丑:孟子的学生,齐国人。

  ②当路:当权,当政。③许: 兴盛、复兴。

  (4)曾西:名曾申,字子西,鲁国人,孔子学生曾参的儿子。 

  (5)吾子:对友人的花色品种称,相当于“吾兄”、“老兄”之类。 (6)蹵 然:不安的样子。

  (7)先子:指已逝世的长辈。这里指曾西的父亲曾 参。

  (8)艴然:恼怒的样子。 (9)曾:副词,竟然、居然。

  (10)为:同“谓”,认为。 (11)由:同“犹”,好像。

  (12)百年而后崩:相 传周文王活了九十七岁。百年是泛指寿命很长。

  (13)周公:名姬旦,周文 王的儿子,武王的弟弟,辅助武王伐纣,统一天下,又辅助成王定乱,安定 天下成为鲁国的始祖。

  (14作:在这里为量词,相当于现代口语“起”。 (15)相与:双音副词,“共同”的意思。  

  (16)辅相:双音动词,辅助。 (17)鎡基:农具,相当于今天的锄头之类。

  (18)置邮:置和邮都是名词,相当于后代的驿站。 

      【译文】 

  公孙丑问道:“先生如果在齐国当权,管仲、晏子的功业可以 再度兴起来吗?” 

  孟子说:“你可真是个齐国人啊,只知道管仲、晏子。曾经有 人间曾西:‘您和子路相比,哪个更有才能?”曾西不安他说:‘子 路可是我父亲所敬畏的人啊,我怎么能和他相比呢?,那人又问: ‘那么您和管仲相比,哪个更有才能呢?’曾西马上不高兴起来,说: ‘你怎么竟拿管仲来和我相比呢?管仲受到齐桓公那样信任不疑, 行使国家政权那样长久,而功绩却是那样少,你怎么竟拿他来和 我相比呢?’”孟子接着说:“管仲是曾西都不愿跟他相比的人,你 以为我愿意跟他相比吗?” 

  公孙丑说:“管仲辅佐桓公称霸天下,晏子辅佐景公名扬诸侯。 难道管仲、晏子还不值得相比吗?

孟子说:“以齐国的实力用王道来统一天下,易如反掌。” 

  公孙丑说:“您这样一说,弟子我就更力口疑惑不解了。以周文 王那样的仁德,活了将近一百岁才死,还没有能够统一天下。直 到周武王、周公继承他的事业,然后才统一天下。现在您说用王 道统一天下易如反掌,那么,连周文王都不值得学习了吗?” 

  孟子说:“我们怎么可以比得上周文王呢?由商汤到武丁,贤 明的君主有六七个,天下人归服殷朝已经很久了,久就难以变动, 武丁使诸侯们来朝,统治天下就像在自己的手掌心里运转一样容 易。纣王离武丁并不久远,武丁的勋臣世家、良好习俗、传统风 尚、慈善政治都还有遗存,又有微于、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 鬲等一批贤臣共同辅佐,所以能统治很久以后才失去政权。当时 没有一尺土地不属于纣王所有,没有一个百姓不属于纣王统治,在 那种情况下,文王还只能从方圆百里的小地方兴起,所以是是非常 困难的。 齐国人有句话说:‘虽然有智慧,不如趁形势;虽然有锄 头,不如等农时。’现在的时势就很利于用王道统一天下:夏、商、 周三代兴盛的时候,没有哪一国的国土有超过方圆千里的,而现 在的齐国却超过了;鸡鸣狗叫的声音处处都听得见,一直到四方 边境,这说明齐国人口众多。国土不需要新开辟,老百姓不需要 新团聚,如果施行仁政来统一天下,没有谁能够阻挡。何况,统 一天下的贤君没有出现,从来没有隔过这么久的;老百姓受暴政 的压榨,从来没有这么厉害过的。饥饿的人不择食物,口渴的人 不择饮料。孔子说:‘道德的流行,比驿站传递政令还要迅速。’现 在这个时候,拥有一万辆兵车的大国施行仁政,老百姓的高兴,就 像被吊着的人得到解救一样。所以,做古人一半的事,就可以成 就古人双倍的功绩。只有这个时候才做得到吧。” 

     【赏析】 

  作为儒家“王道”政治的推行者,孟子不屑于与“霸道”政 治寡管仲、晏婴相比,这正如齐宣王问“齐桓、晋文之事”他不 予回答一样。 

  他所热衷的,是在齐国推行“王道”政治,靠实施“仁政”来 统一天下。而且,他认为无论从土地、人口,还是从时机来看,目 前都是实施王道的最好时候,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 

  姑且撇开孟子关于王道的种种论述不谈,只看他关于乘势待 时,事半功倍的思想,我们也可以得到较为深刻的启示。   所谓“赶得早不如赶得巧,算得精不如运气好。”这其实没有 什么神秘的地方,不外乎是强调抓住时机,捕捉机遇的重要性罢 了。 

  在某种意义上说,个人智慧的确不如时势造英雄,工具优良 也的确不如时机重要。所以,很多人怨天尤人,认为自己怀才不 遇,实际上是自己没有抓住时机。居里夫人曾经说过:“弱者坐待 良机,强者制造时机。”就是强调主动出击,抓住时机。 

  当然,这里所说的“乘势待时”,主要是说要分析情况,抓准 时机,而不是说在政治上赶形势,窥风向,搞投机。这里的区别, 可以以田径赛中的起跑为例。如果你错过了起跑的口令,老是慢 半拍才回过神来,这是没有抓住时机,自然要影响你的成绩,被 别人甩在后面。但是,如果你投机取巧,抢在口令发出之前起跑, 那你就不仅没有抓住时机,反而还犯了规,有被逐出赛场的危险 了。 

  所以,反过来说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真正要乘势待进,其实 也离不开智慧。有智慧才能正确分析各方面错综复杂的情况,作 出决断,抓准时机,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相反,则很难做到这 一点,往往让时机从自己的身旁悄悄溜走而不自知。就像有人所 说:“许多人对于时机就如小孩子们在岸边所做的一样,他们的小 手盛满砂粒,又让那些砂粒漏下去,一粒粒地,以至于尽。” 

  身处市场经济体制的时代,无论是做生意,炒股票,还是选 择自己的职业,机遇的问题都越来越突出地摆在大家面前。如何 乘势待时,抓住机遇,也就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。盂子关于 “王道”、“霸道”的论述也许不会引起你的多大兴趣,但他关于 “虽有智慧,不如乘势;虽有鎡基,不如待时”的看法,关于如何 做到“事半功倍”的讨论,也许就不会不引起你的一些思考了罢。

曰:“王之所大欲,可得闻与?” 

  王笑而不言。 

曰:“为肥甘不足于口与?轻暖不足于体与?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?声音不足听于耳与?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?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,而王岂为是哉?”

曰:“否,吾不为是也。”  

  曰:“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:欲辟土地,朝秦楚,莅中国而抚四夷也。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。” 

  王曰:“若是其甚与?” 

  曰:“殆有甚焉。缘木求鱼,虽不得鱼,无后灾;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尽心力而为之,后必有灾。” 。” (长驱直入,穷追不舍)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梁惠王上》

[译文]( 孟子)说:“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,(我)可以听听吗?” 

 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。 

  (孟子)说:“是因为肥美的食物不够吃呢?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呢?还是因为各种色彩不够看呢?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呢?左右受宠爱的人不够用呢?(这些)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供给,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?” 

  (齐宣王)说:“不是,我不是为了这些。” 

  (孟子)说:“那么,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:是想开拓疆土,使秦国、楚国来朝见,统治整个中原地区,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。(但是)以这样的做法,去谋求这样的理想,就象爬到树上去抓鱼一样。” 

  齐宣王说:“象(你说的)这么严重吗?” 

  (孟子)说:“恐怕比这还严重。爬到树上去抓鱼,虽然抓不到鱼,却没有什么后祸;假使用这样的做法,去谋求这样的理想,又尽心尽力地去干,结果必然有灾祸。” 

(孟子)曰:“有复于王者曰:‘吾力足以举千斤,而不足以举一羽;明足以察秋毫之末,而不见舆薪。’则王许之乎?”曰:“否!”“今恩足以及禽兽,而功不至于百姓者,独何与?然则一羽之不举,为不用力焉;舆薪之不见,为不用明焉;百姓之不见保,位不用恩焉。”  (欲擒故纵)    ——《梁惠王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